网路直播改善偏乡教育 陆媒揭背后问题

云南省贫困县的中学,透过成都名校的课程直播教学,考入大学的学生比例大增。但这傲人成绩的背后,也暴露出经过挑选的学生才能享受政策、以及部分偏乡老师心理不平衡等问题。

陆媒青年报的冰点週刊13日刊登「这块萤幕可能改变命运」,讲述200余所贫困地区中学的7.2万名中学生,过去十几年间连接名校成都第七中学的课程直播,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学生一起上课,考入大学的比例「涨了几倍、十几倍」。

这篇引发热议,一时间彷彿网路远距教学就是偏乡教育的救星。陆媒后续跟进指出,直播班的学生经过挑选,教育资源并非雨露均霑更非免费,相关费用由政府拨款支应。

能够进入直播班听课的学生,初中毕业成绩有一定要求。云南永善二中的直播班就被称为「品优班」。在某些学校,一个35人的直播班,毕业时可能只剩30人,有些学生因为觉得跟不上就退出了。

陆媒澎湃新闻今天,属于贫困县的云南禄劝县,自1980年代出了一名北京清华、一名北大生之后,全县再没有出现考取北大、清华的学生,直到今年直播班再考上了两名。

有专家质疑,这样的升学成绩,究竟是线上教育的功劳,还是政府扶贫政策中针对特定对象招生的功劳;又或者,这代表的只是「应试教育」的成功。

即使考上北大、清华等名校,教育资源的差异仍没有消失。举同样出身直播班的2018年广西理科状元曾楷徽为例,进入北京清华大学3个多月后,他明显感受到与同学之间的差距。这些同学普遍都有出国经历,中学时代已经参加过许多竞赛,曾楷徽对此感到羡慕。

偏乡中学直播班的老师定位也变得尴尬。四川的中学老师陈珩曾发表论文指出,直播课堂都是七中老师在讲,最多留下后面两分钟给远端老师自行处理。久而久之,一些老师产生了职业倦怠,甚至丢失教课的能力。

这些老师成了秩序维护者和助教,角色尴尬。直播班引入一些学校时,曾遇到老师撕书抗议,有些老师觉得自己被瞧不起。

不过,也有带直播班的老师表示,潜移默化中会受到成都七中老师的影响,改进自己的教学方式。

课程直播究竟是不是挽救偏乡教育的万灵丹,学者多认为,应该利用网路科技的优势,但这不能解决贫困地区教育的问题。

浙江师範大学田家炳教科院院长眭依凡说,教育还应包括文化影响,而文化要有现场感,直播教育在这方面作用有限,「孩子们能和德才兼备的优秀老师,面对面、近距离地交流沟通,这不可或缺」。

家园教育谘询委员会委员谈松华说,还是要培训贫困地区教师,进而影响学生,否则仅靠学生直接去接受优质教育资源,最终可能只对一部分学习成绩比较好、基础比较好的学生有用,但不会产生大範围影响。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