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看罢工 无预告义务

来源:管理员日期:2019/06/27 浏览:
摄影 分享

即使是对笔者这种研究罢工法卅余年的人来说,华航机师的罢工事件还是令人跌破眼镜。

民国一百年实施的新工会法放宽工会的成立,空服员与机师得以各拥职业工会,这是近几年来航空界劳资纠纷能够檯面化的主因。只要看存在多年的华航企业工会在这次与前次空服员争议中的角色就可以看清这一点。工会的自主性提高,罢工一出现,乘客自然首遭其殃。但是,这不该是我们反对机师罢工的理由。

任何社会都有劳资冲突,西方人经历工业革命所引发的阶级斗争教训,很早就接受劳工以罢工来迫使雇主让步。这是所有劳工的权利,高薪机师也包括在内。德国汉莎家族三家公司的机师从二○一四年到二○一六年间总共发动十四次罢工,其中第一次连续三日瘫痪三千八百个航班,波及旅客高达四十二万五千人!

导火线是德航资方因廉航的竞争压力,打算废除行之有年的优退制度。罢工期间机场秩序大乱,旅客固然怨声载道,尊重工会权利者却也所在多有。值得一提的是,媒体立场基本上都持平,少有一面倒批判工会滥用罢工权者。劳资对立至今无解,不过几天前,机师工会又决议通过新一波罢工。不只机师,空服员也三不五时瘫痪航班,讲究秩序的日耳曼人依旧淡定如故。

很遗憾地,的情况不是这样。来自媒体、政界乃至网民的声音,指责机师的都远大于理解者。诸如自私贪婪、拖垮华航、以消费者为人质或长荣某机师操控罢工等讯息纷至沓来。平心而论,无人喜欢搭不上飞机,机师待遇也非市井小民可比。然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外人很难理解其中心酸。这些人以避免过劳当诉求,对重视飞安的人来说恐怕有其道理。

因为反对罢工的声浪,指出若干家园有预告期间的说法也不胫而走。这其实是引喻失义。西方家园劳工具有团结意识,认清大家都坐在同一艘船上,所以甲公司机师罢工,乙公司机师多会拒绝当「工贼」。情形不然,实施预告期间,雇主好整以暇,不仅可事先安排同业(或非会员外籍机师)协助,甚至整肃预备罢工者。罢工英文所以是strike,原因无他:这是弱势劳工能给雇主重击的法宝。一旦工会负有预告义务,罢工就会是笑话。

同样地,强制仲裁也以不动为宜。这一制度在可能藏汙纳垢,只要看长生机场捷运案如何收场就知道。一旦此次罢工也以此法了结,尔后即使连客运司机的罢工权都可能被交付仲裁阉割了。

机师罢工不是世界末日。每个人对此事件都可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欢的人儘管转至其他航空公司。但是,既然是一个民主开放的家园,人就应该容忍那些关心自己权益的人行使罢工权。这是原则问题。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